14. 十一月 2020 · 麻豆传媒番号大全已关闭评论 · Categories: 未分类

  人类的历史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严格来讲,历史都是文字书写的,只有文字记录下来的事情,才是历史。文字发明以前的历史,称之为“史前史”,文字发明以后的历史,才是历史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“信史”。所以,在现代地质学、考古学、人类学兴起之前,我们中国人认为历史开始于三皇五帝,司马迁写《史记》开篇就是《五帝本纪》。欧洲人在古希腊罗马时代的历史,是从《荷马史诗》中的“特洛伊战争”开始的,并且由于欧洲历史的断层,古希腊罗马时代、中世纪时期的欧洲人是不知道古希腊文明的,不知道希腊有个克里特文明和迈锡尼文明,而实质上克里特文明已经有文字了,不是史前史了,但当时的欧洲人并不知道。 人类学家通过化石研究早期人类的历史 现代地质学、考古学、人类学兴起之后,人类的历史不断往前推移。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大部分的历史,其实并不是人类记录下的文字告诉我们的,而是现代科学告诉我们的。文字记录下的历史,可以具体到年、月、日,时间尺度非常小,文字可以告诉现在的人类1000多年前到底发生了哪些具体的事情,而通过现代科学揭开的历史,往往是大尺度,化石、岩石、文化遗址不会说话,这些材料只能告诉我们曾经发生过哪些故事,但这些故事都不是清晰的和具体的,需要人类重构,这就是人类进化史的特殊之处。 第一:古人类与现代智人 达尔文的进化论认为人类是进化而来的,我们与黑猩猩、猩猩、大猩猩有着共同的祖先。那么,如何证明达尔文进化论的正确性呢?那就是发现“过渡物种”的化石。对于人类这个物种而言,在哪里寻找到黑猩猩与人类之间的“过渡物种”呢?非洲!因为黑猩猩的栖息地就在非洲,人类学家和古生物学家把目光投向了非洲。 黑猩猩 我们现在一般认为人类的历史开始于三四百万年前,就是因为我们在非洲发现了最早的直立行走的人科动物,称之为“南方古猿”,直立行走是人类区别于黑猩猩的最重要的特征之一,也是人类进化的第一步。最著名的南方古猿化石是美国人类学家唐·约翰逊于1973年发现的,露西大约生活在距今320万年前。 形成化石的条件是非常苛刻的,通过早期人类的化石来研究人类的起源,往往是上百万年的历史,才集中到一个碎片上。科学家还必须借助现代分子生物学的技术来找到“过渡物种”。 生物作为一个个体是会死亡的,并不是永恒的,但是,我们却把遗传信息留给了下一代,生生不息。遗传变异或者说生物进化所体现的变化是随机的,然而,在大尺度的范围内是服从于一个普遍规律的,遗传变异有一个频率,通过分子生物学也可以对生命的历史进行断代。人类的基因有98.4%与黑猩猩是相似的,其中只有1.6%的差异。因此,人们根据基因的差异,推断人类与黑猩猩分道扬镳的时间是在500万年前至700万年前。这在考古学上也是有证据的,20世纪的90年代,美国考古学家在埃塞俄比亚发现了卡巴地猿始祖种的化石,卡达巴地猿生活在580至520万年前的地球上,卡达巴地猿的犬齿甚至比黑猩猩的犬齿还要原始,但是,他已经能直立行走了,是人类与黑猩猩分道扬镳之后的最早的动物。 人类与黑猩猩 尽管化石是零星的,但是,随着现代考古学的兴起,科学家在地球上展开了大规模的田野调查,终于将人类进化的谱系描述了出来,这个谱系可以简单地描述为:地猿属——南方古猿属——傍人属——人属。 这里为什么用“属”呢?我们人类在生物界的位置是:哺乳动物、灵长目、人科、人属、智人。黑猩猩是:哺乳动物、灵长目、人科、黑猩猩属、黑猩猩。 因此,卡巴地猿始祖种、南方古猿、傍人都是单独的“属”,与黑猩猩属并列,他们不是人类的直系祖先,但是他们却与人类有着密切的关系,所有的黑猩猩都不会直立行走,而巴地猿始祖种、南方古猿、傍人都会直立行走。人类进化只有到了能人、匠人、直立人、海德堡人、尼安德特人的阶段,才真正步入到“人属动物”的阶段。能人、匠人、直立人不仅能够直立行走,而且脑容量扩大了,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,形成了人类历史的“旧石器时代”。 人类最早的石器非常简单 我们中国的元谋人、北京人都属于直立人,在直立人之前还有匠人和能人,这些古人类都是人属动物,与我们现在的智人是属于同一个“属”的物种,而不是一个“种”的物种。这就是说古人类的化石形成的记录是零星的,化石形成的谱系,不是一个线性的谱系,现代智人的演化并不是卡达巴地猿——南方古猿——能人——匠人——直立人——尼安德特人这样的线性排序。 人类演化到了尼安德特人的阶段,就进入到了早期智人的阶段了,但是,在生物学上,尼安德人与智人仍然不是一个物种,尼安德特人属于尼安德特种。在人类进化史中,同属于人属动物的物种,是可以发生基因交流的,现代智人身上有1%至4%的尼安德特人的基因,说明现代智人的祖先与尼安德特人曾经通婚过。 尼安德特人复原图 第二:现代智人起源于何时? 形成化石的条件十分苛刻,我们是找不到最早的现代智人的化石的,那么,关于现代智人起源于何时的问题,只能求助于分子生物学。科学家找到了“线粒体夏娃”,哺乳动物体内的线粒体DNA只在母系当中遗传,我们可以通过线粒体DNA找到最近的人类的“祖母”,她就是“线粒体夏娃”,当然线粒体夏娃并不是指某一位女性,而是指某一族、某一个部落的女性。线粒体夏娃出现的时间是在14万年前,为什么界定在14万年前呢?这就是“分子钟”的技术,遗传变异有一个频率,根据生物大分子的突变率,可以推断出两个或者多个生物在进化史中的分离时间。分子生物学的研究表明,现在的所有的人类都是20万年前至10万年前生活在非洲的某个小团体的女性的后代。 我们人类是现在地球上唯一的人属动物,大猩猩属于大猩猩属,全球70亿人的基因差别远远小于地球上的大猩猩家族,而全球人口的数量是70亿人,大猩猩的数量只有15万只左右,这说明现代智人非常的年轻,现代智人的历史不超过20万年,在短短20万年的时间里,不足以造成太多的基因差异,大猩猩的历史比现代智人的历史则要久远得多。 接下来,我们进入到今天的主题,在最近的500年内,现代智人的肤色为什么不会因自然选择而发生改变。 第三:智人的肤色 人类有三大人种,白种人、黄种人和黑种人,然而,这里的“人种”仅仅是指文化学意义上的人种,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人种,在生物学的范畴内,全球70亿人都属于现代智人,是同一个物种,没有任何的生物差别,白种人、黄种人和黑种人在肤色、发型、身材上的差别,仅仅是在最近的6到7万年的时间内产生的差别。 为什么是6万年至7万年呢? 分子生物学的研究表明,现代智人起源于非洲,是20万年前至10万年前生活在非洲的某个小团体的后裔。在长达10多万年的时间里,现代智人一直停留在非洲,而能人、匠人、直立人等人属物种早就离开非洲,遍布亚欧大陆了。直立人在东亚一直生活到了5万年前,也就是说在5万年前,现代智人与北京猿人的后代一直存在于这个地球上,并且直立人的历史已经有200多万年了,而现代智人的历史只不过才20万年。 早期智人中的尼安德人一直生活到了3万年前,地球上的“人类”曾经是丰富多彩的,有很多的人类,即多个人种,而如今只剩下了智人这一个人种了。地球上的人类曾经有很多个“人类”,这个问题也很好理解,地球上的野牛、狐狸、老虎也有多个种,它们都是野牛、狐狸和老虎。可是,为什么地球上只剩下了现代智人这一个人种了呢?是气候与战争的双重作用导致的。 美洲的狐狸 人类的技术在5万年前发生了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,称之为“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革命”。“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革命”最显著的标志,就是符号语言的诞生。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·赫拉利将其定义为“认知革命”,他认为认知革命发生在7万年前。考古学家和人类学家普遍认为,符号语言的出现是在6万年前至5万年前,因为考古学是要讲证据的,在旧石器时代的晚期(4.5万年前至1万年前)发现了艺术品,现今发现的最早的人类绘画作品,就是洞穴岩画,世界各地的洞穴岩画普遍存在于3万年前至2万年前。所谓的“认知革命”,其实就是人类能够认识虚拟的事物、抽象的概念,能够运用符号语言,不过,我们不能把洞穴岩画出现的时间认作是认知革命发生的时间。认知革命可能早在现代智人走出非洲之前就发生了,现代智人走出非洲的时间是在7万年前。现代智人的扩张和人口的“爆炸式”增长,就是源于符号语言的诞生,这是比以往任何技术都进步的技术。 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工具,非常精细了 地球上的动物都有自己的语言,蜜蜂、蚂蚁都能够用自己的语言进行交流,可是,只有人类的语言是最特殊的,称之为“符号语言”,我们能够把“狮子”这个汉字与具体的狮子联系在一起,能够把某个符号与狮子联系在一起,这是人类独有的。人脑拥有这种能力,需要大量的计算,人脑的连线方式必须发生革命性的变化,符号语言的诞生本身就是一个谜团,人类如果解开了这个谜团,就可以制造真正的机器人了,我们现在所谓的机器人,只是“人工智能”,智能不等于智力,人工智能没有意识。 对于符合语言的诞生,语言学家诺姆·乔姆斯基甚至认为是人类在奇异的宇宙射线辐射之后,产生了一些随机突变,大脑被重组了,植入了语言器官。当然,诺姆·乔姆斯基只是打了一个“比喻”,他只是为了说明语言诞生的突然性以及人类语言的独特性。这就是说,地球上的所有物种,除了人类之外,都不懂得符号语言,都不能认识抽象的概念,符号语言并不是通过后天可以学习到的,是与人体的生理器官紧密相连的,人类学习语言黄金年龄段是在5岁以前,这就是为什么成年人学习外语比小孩学习母语要困难许多。5岁之前的小孩,学习母语,不懂语法、不背单词,也学会了母语,母语一旦学会了,是很难忘记的,而成年人再学习一门外语,是要了解语法结构、背诵词汇的,否则,根本学不会。学会了外语,长期不用,也慢慢会遗忘。这充分说明语言与人脑的器官,即生理结构是紧密相连的。人类的成年人学习外语,如此困难,更不用说让动物学会符号语言了。 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岩画,智人可以通过符号语言联系到真实的牛 人类的进化,分为直立行走、制造和使用工具、符号语言的诞生这三个阶段。会直立行走、会制造和使用工具的古人类,并不一定是人类的直系祖先,我们与这些古人类只是同属于一个“人属物种”,而会使用符号语言的人类,一定是现代智人种。 符号语言、认知革命是在7至5万年前发生的,认知革命发生以后,人类的生产力得到了极大地提高,走出非洲,不断向外迁徙,直至遍布全球,这种迁徙并不是我们今天所认知的“迁徙”,即乘坐交通工具,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。现代智人的迁徙是间接式的、连续性的。在人口不断增长的压力下,人类在地球上的扩散是没有目的性的,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迁徙。 三大人种所出现的肤色、发型、身材上的差异,都是在近6万年的时间内发生的。自然选择之下的基因变化是有频率的,6万年的时间,不足以造成现代智人在生物学意义上发生内在的不同,只能造成肤色、发型、脸型、鼻型、身材上的差异,而这些差异都是外表上的差异,我们一般认为是地理环境造成了这种差异。 只有现代智人,有艺术,懂符号语言 人类迁徙出非洲之后,大部分的时间,其实都是生活在野外,与大自然亲密接触,直到1万多年前,人类才有了村庄、聚落,形成了定居农业,开始了室内生活,而此时,三大人种早就已经形成了。自然选择是如何造成人们在肤色、发型和身材上的差异呢?我们以肤色为例来说明这个问题,在人类所需的维生素中有一种维生素是通过晒太阳获得的,这就是维生素D。维生素D调节钙和磷的吸收,对于人类骨骼的生长非常重要,缺少维生素D,会引发佝偻病和软骨病。我们现在的人类,经常不晒太阳,而是生活在室内环境下,可为什么很少有人缺乏维生素D呢?因为我们人类现在的食物太丰富了,通过食物可以获得维生素D,例如一些海洋鱼类的肝脏中就富含维生素D。可是,原始人类的食物资源是不丰富的,如何确保体内有足够的维生素D呢?主要就是依靠光照,自然选择发挥了作用。 西欧、北欧是温带海洋性气候,温带海洋性气候的特点就是全年温暖湿润,但光照不足,现代智人迁出非洲之前,皮肤的颜色是一样的,迁徙到欧洲,长期接触不到阳光,影响了维生素D的生成,深色皮肤的人类,其后代不容易生存,而那些皮肤较白的人类,在自然选择中就慢慢占据了优势,变得越来越白,因为浅色的皮肤有利于维生素D的合成。亚洲的光照介于非洲与欧洲之间,生活在亚洲的人类,皮肤的颜色就是介于黑种人和白种人的肤色之间。 白种人 新航路开辟之后,白种人来到了亚洲、非洲和美洲,那皮肤为什么没有被晒黑呢?因为新航路开辟只不过是500年前的事情,短短500年的时间,不足以让自然选择发挥作用。而且,我们现在的人类大多生活在室内环境下,而不是野外,自然选择在大部分场合都失去了作用。黑人迁徙到美国的时间是在16世纪,距今不到500年的时间,自然选择也无法发挥作用。 自然选择想要发挥作用,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,是以十万、百万年计算的,全世界70亿人的基因差别其实很小很小,小到比大猩猩家族内部的差异还要小,就是因为我们现代智人的历史很短,只有10至20万年前的时间,而人类迁徙出非洲的时间则要推迟至6万年前,6万年的时间,自然选择只会让人类的外表发生一些变化,而不会让人类形成不同的物种,现在,地球上只有一个人种,那就是现代智人。 现代智人的发展壮大,造成了第六次物种大灭绝,同时也造成了智人以外的“人类”的灭绝,当然,这与地球气候环境的冷热交替也有关,技术落后的直立人、尼安德特人无法应对现代智人的强大压力和自然选择的压力,消失在历史的视野中,但也有可能并未完全消失,直立人、尼安德特人的基因可能融入到现代智人中来了,比如,现代智人就拥有1%至4%的尼安德特人基因。 尼安德特人可能因智人的活动而灭绝 当然,本文所叙述的人类起源的故事,是“人类单地起源说”,即现代智人起源于非洲,是在非洲单地起源的。“人类多地起源说”则是关于人类起源的另外一个故事了,多地起源说认为人类是在多个地点进化的,在演化的过程中,全世界的人类也发生了连续性的基因交流,能人、匠人、直立人都是人属动物,都是“人类”,人属是可以发生基因交流的,由于有连续性的基因交流,所以,在漫长的时间里,人类才没有产生生殖隔离。人类到底是单地起源还是多地起源呢?还有待于科学的进一步研究。 多地起源说如何解释三大人种的形成呢?三大人种的形成同样是地理环境造成的,三大人种形成的时间是在早期智人(25万年前至4万年前)的阶段,现代智人形成以后,三大人种的差别就已经形成了,在短短几万年的时间里,受到地理环境的影响,人类同样也只是形成了外表上的略微差别而已。

乐橙官网 乐橙官网 乐橙AG|导航访问 乐橙官网|导航访问 乐橙官网|导航访问 乐橙官网|导航访问 乐橙网址|导航访问 乐橙网址|导航访问 乐橙官网|导航访问 乐橙官网|导航访问